您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现代 >

新宝GG创造奇迹腾讯的静与百度的动 “路子太野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8-11-02 14:16   浏览:

  Tencent's Quiet and Baidu's Dynamic "Road Taiye" Jia Yuetang's "Unable to Keep up with the Rhythm" of Yang Yuanqing's China IT Leaders Summit has entered its eighth year. This is the annual program of Chinese Internet giants gathering in Shenzhen. As a potential host, Shenzhen and its star company Tencent are trying to entertain those big brothers from afar. Bin, like a chef who tries to make new dishes by arranging and combining in a few cases, has some difficulties.

腾讯的静与百度的动,路子太野的贾跃亭,跟不上节奏的杨元庆
媒体和公众所关注的,无非是BAT的罕见碰头,除了2014年的峰会匪夷所思——BAT谁也没来,最重磅的嘉宾是当时还在微软的张亚勤——之外,基本上马化腾和李彦宏是出勤最为积极的,马云则是时隐时见,来不来完全看心情。最为惹人注目的领袖对话的环节,尽管由于各说各话的成分居多而导致专业价值不大,却是了解和获取巨头掌门一手观点的稀缺机会,尽管有着管中窥豹和公关推动之嫌,但总体而言,这种场合仍然足以观测中国互联网的最新动向。今年的对话,出自马化腾、李彦宏、杨元庆和贾跃亭,前二者位于领先的舒适区,象征科技行业的前沿力量,后二者则身负巨大的压力,无论是遭到挑战还是发起挑战,都身陷巨大的争议当中。马化腾对于企业(2B)级市场的克制表态,可能容易引起误读,毕竟,微信企业号高调上线未久,加上阿里的钉钉早已领跑数个身位,从资金雄厚的企业级市场撬动传统软件服务的收入,早已成为一块被盯上的肥肉。而马化腾的心结,就是RTX。这款旨在连接企业内部组织的通讯应用是腾讯在QQ攻陷消费级市场之后意图染指企业级市场的作品,但是迄今为止的成绩只能说是差强人意,只是作为一枚拼图被留存至今,等待更具战略性的整合——包括邮箱、OA、私有云等——发生。所以,面对李彦宏的疑问——你是不是否认企业级市场的重要性——马化腾的回应依旧不置可否,新宝GG注册登录将时间轴拉到了十年二十年的尺度。这也映衬出了腾讯的静与百度的动。在贾跃亭和马化腾都对竞争做出回避——准确来说,是不愿公开触碰你死我活这个容易落人话柄的议题——时,李彦宏主动谈起了竞争。显然,人工智能等新一代工业技术的方兴未艾,对同样着力于此的百度刺激不小。李彦宏认为商业是继承战争之后推动创新的第一驱动力,如果说一战和二战是拉动工业创新的两次源头,那么资本的繁荣和契约的完善就以一种不那么血腥的和平方式维持了创新:战争是死亡的威胁,商业的竞争某种意义上也是死亡的威胁,只不过这个死亡是企业的死亡。你如果天天觉得我这个企业不会死,新宝GG创造奇迹那你可能慢慢真的就死了,你天天觉得你这个公司会死,你这个公司反而会越做越大。或者,这也可以视为李彦宏对于百度发展方向的声辩:互联网不是一个用于检验理想主义的地方,除了偏执狂才能生存的逻辑之外,还要回到现实,在符合企业利益最大化的前提下,用资本、资源和资质去推动技术前进,比如百度做的自动翻译,如果最后不能干掉翻译这个职业,那么就永远只会是一个玩具。因此李彦宏更担忧百度在搜索、O2O、大数据等领域的死亡威胁,他复述了一个近乎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的道理,同时表示并不相信贾跃亭宣称的乐视不和‘BAT’竞争的发言。站在这个角度,李彦宏是最坦诚的一个。他说‘BAT’这三座大山其实都是盆景,劝诫那些动辄发出不可战胜论的同行不要过于当真,其实也可以算作独白:在这个时代,并不存在高枕无忧。而贾跃亭显然有备而来,乐视已在A股达到千亿人民币的市值,所谓的布局7个产业,使得乐视落入处处与人为敌的局势当中。贾跃亭不再像他在发布会上那样张扬,而是以示好为主旋律,大谈合作的可能性。他还畅想乐视和联想结合——认为做出这样的加法之后,就能够和BAT有着平起平坐的机会。这个山西企业家的路子太野,万一跌落,也会是最惨的一个。至于杨元庆的寂寥,则可以从他的保守态度透露出来。他一边赞同贾跃亭那番打破企业边界的主张,一边又忙不迭的回归中庸,说企业毕竟还是需要一定的边界。这种表达,其实非常贴合官僚的那套话语体系,既加油门又踩刹车,便于随时揽下功绩或是卸掉责任。与腾讯、百度和乐视相比,联想集团的式微难以掩盖,杨元庆固然是这家公司过去辉煌历史的主要缔造者之一,但是被柳传志钦点为守成人的他,并未证明自己有力挽狂澜的能力。当然,客观的说,在华为一枝独秀的情况下,中兴、联想、酷派都是黯然失色的。杨元庆甚至在会后的媒体采访环节诉以衷肠,称没有一个人比我投入更多心血在联想。在商业社会需要依靠表忠心来捍卫自身价值,毋庸置疑是悲哀的。跟不上节奏,这是媒体人对杨元庆的评价和总结。最后,其实今天这席对话的主题是共享经济,老江湖吴鹰在主持时也设法串场把几个大佬的讲话拉回主线,但是收效甚微。另一个信号在于,当功利主义盛行的中国互联网也开始在产业峰会上广泛的谈论AI和VR这种长周期市场时,又一次技术革命的春天恐怕真的就要来了。